麥傑克伴侶解讀中心

我愛你你才那麼閃耀!我不愛你,那你甚麼也不是!

除非你甘願,否則沒有誰有義務必須為誰付出所有,倘若遇上了,那麼這個人一定很愛你(妳)。

而其實,為誰耗費所有心力付出一切這種事本來並不在穎穎的人生預想中,但世事難料,她遇上了宇明,這個讓她傾心的男人。

為了宇明,她什麼都做了。

放棄了自己受重用的高薪工作,陪著他四處拜訪客戶,替他打理家裡一切,幫他照顧年邁的雙親,跟他一起過苦日子,因為她愛他,她願意當個站在宇明身後為他打點一切的女人,即便這樣必須犧牲她原本擁有的一切她也不在乎

她這個堅固的後盾,支撐著宇明從平凡走向榮耀,一步步攀上成功。

雖然,早就有人提醒她,有的男人成功了就會作怪,有錢了就不安於室,但穎穎並不這樣認為。

她覺得宇明絕對不會這樣對她,就像某些人會有一些無法改變的頑固想法般,這個「宇明絕不會背叛她」的念頭也是頑固的烙印在她心頭。

不過,漸漸的她發現了有些不對勁。

「宇明,這陣子晚上都那麼晚回來是公司太忙嗎?」

「當然忙,這有什麼好問的?」

「宇明,我們好久沒帶孩子一起出去了,什麼時候……」

「好好好,我知道了,等我有空再說。」

「宇明,我是在想我們……」

「什麼?我現在很忙,改天再說。」

一次又一次,在眾多敷衍及搪塞的背後,穎穎發覺了這似乎是他身邊有了其他女人的暗示,因為宇明連她與孩子的生日都說要加班沒有回家一起慶祝,更別提結婚紀念日這樣的日子他更是連個反應都沒有,即便她提醒了詢問了要求了,都見不到宇明有任何改變。

穎穎自然是失望的,但讓她絕望的卻是那漸漸顯露出來的一些證據。

旅館的收據、餐廳的發票、遮遮掩掩的傳著訊息說著電話,發現的次數越來越多,也讓穎穎的心越往下沉。

而她,甚至還來不及消化來不及反應,有人就找上門來了。

「妳這麼一個蓬頭垢面的女人,難怪宇明對妳失去了興趣。」

「如果是來示威的,那就免了,請回吧。」

「妳不用裝一副不在乎的樣子,反正我只是好奇來看看妳到底是什麼模樣,就只是好奇而已,我更不是來示威的,因為妳已經不是我的對手了,我何須示威?」

說完,打扮入時的女子轉頭就走,留下穎穎咬著牙根硬撐著微微發抖的身子,眼眶中流轉的淚在門關上的那一瞬間掉了下來。

低頭看著因為付出而被自己忽視已久的自己,這糟糕的狀態讓她為自己不值。

付出了一切,她得到了什麼?

試問,她所做的一切,是必須遭受羞辱的行為嗎?

淚仍流著,內心的那股酸楚讓穎穎幾乎有點承受不住,想著鐵定會有人哭著罵她傻,罵她為什麼相信那「我讓他得到榮耀他就是我的永遠」這句話,為

何要傻到覺得宇明永遠不會背叛她。

夜晚,宇明回來了,穎穎也不囉嗦,既然暗示已成為明示,既然他為了那個女人已不顧一切,她還需要留戀什麼?

「離婚吧,孩子歸我,而這間房子該留給你兒子,至於共同戶頭裡的錢,就一人一半吧。」

「什麼?」

「你的女人找上門來了,你總不會跟我說我是誤會了什麼吧?」

「我……」

「宇明,你知道嗎?我曾經以為只要我一直在你身後為你打點一切,讓你無後顧之憂去打拼,我們就會一直這樣幸福生活下去,看著兒子長大,看著兒子結婚生子。」

「穎穎,我……」

「就這樣吧,你的自由還給你。」

穎穎已不想聽任何解釋,只是冷眼注視本還想說點什麼的宇明,然後在他似乎覺得自己說什麼都不對或者說是說什麼都沒用的情況下,看著他開始整理行李,最後在凌晨三點離開了那個他們一起住了五年的家。

爾後,穎穎為了孩子,也是為了找回自己,她重新回到職場,但因為離開職場太久,她也就只能先從助理的工作做起。

但幸好她底子好能力本來就很不錯,在一間律師事務所待了兩年後,在同事的鼓勵下,去考了律師執照,結果考上不說,最後還成為一個專打離婚官司的名律師,為跟她有過一樣遭遇的人們爭取該爭取到的一切。

然後有一天,她意外看到了宇明在路邊低著頭遞著名片似乎是在拜託對方什麼事,卑微的神態很明顯是在說明他沒以前吃的開了,穎穎淡淡笑了笑,但她沒有上前嘲弄他的打算,一個轉身就瀟灑離開了,因為那樣的前塵往事已不在她必須掛心的範圍內了。

因為愛,很多人可以為此失去自我只為了成全心愛的那個人,可是也有很多人因為太愛了而受傷。

很多被深愛的人總是不懂珍惜付出的那個人,很多時候等到失去了,才知道原來自己可以完全無後顧之憂的背後,是有個人在為自己事事操心,用愛支撐著自己,然後才發現原來沒了那個人,自己什麼都不是了。

記住,真的別當這樣的人,仔細瞧瞧身邊是不是有個這樣的人在為自己付出,愛是無價且珍貴的,別把愛當成不值錢的物品,如果把愛視為理所當然,那麼到最後僅剩自己獨自一人也是自然了。

 166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